忽然發現,要幫文章下標題,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比有題目題旨的作文還要困難。

 

只能用日常來代替,雖然並不是真的有如日常一般。

 

近期因為工作問題,長期處在低氣壓中(不過這是題外話)僅因工作,牽連起高中同學的聯繫訊息。

往回翻過去曾寫下的文章,發現往日情愫仍歷歷在目,不敢說是我文章描述的特別寫實,而是那些回憶縱使因為過了許多時間已經漸漸退色,卻因自己曾記錄下的文字而再度栩栩如生。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所以從不間斷地去寫下文章,寫下日記、心情。

特別容易感傷與感概,是我最近的一些困擾,其實並不特別想哭,卻總是看完一些文章或電影、聽完某些歌曲之後,有許多想法,然後默默掉淚。這是為什麼呢?我無從探究。

 

高中的你們好嗎?轉眼這是十個年頭過去了;幾個人還有聯繫,幾個人卻不知道在哪裡,幾個人還見過幾次面,幾個人已經變成陌生人。總是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的常態,在自己的眼中看來,這些回憶卻變得好珍貴,不管當事人是不是還記得。

我讀的高中是私校,不是升學很厲害的那種,但是還是不免俗地依照程度高低,把大家分成前段、中段與後段,大家總因為成績的起伏,而時刻變換班級,幾些人被越提越往前,幾些人被越推越往後。而我才換過一次班級,從最尾的後段第一名,變成前段的尾端。今天才碰巧跟男友炫耀曾經因是班上學業與操性的第一名而被學校把相片掛在走廊川堂的事蹟,不過那段時光,真的讓我很快樂,卻也有幾分痛苦。

 

快樂的是,你發現當你融入了別人,成為一個團體中的一份子之後,那種被在乎的感覺;而痛苦,亦是。

 

年少輕狂,血氣方剛。對感情總是既魯莽又缺乏耐性,又不願意容忍。愛與不愛,不是這個年紀所適合說出的名詞或動詞,都是自以為是的天長地久。

喜歡一個人卻不被喜歡,不喜歡一個人卻被喜歡,原本彼此喜歡卻因個性不同最後反目成仇,原本彼此看不順眼因小事而在一起卻又因小事而分開,總是有許許多多這種像是永遠寫不完的故事一般,每天都在上演。男男女女之間,紀錄不完的過往和回憶。

我不是個會把感情說出來的人,甚至我所表現的要比心裡所想的還要冷漠的多,我承認想要了解我的確不是容易的事;但當做朋友的人,我願意掏心掏肺。朋友之間其實很單純,也很簡單,雖然這份情感可以很深刻、也可以很表面,但我只願意相信美好的那部分,縱使那總讓我傷痕累累。

 

高中的畢業前夕,大家被學測與指考的壓力壟罩,那陣子總混在一起的朋友,在經過學測之後,幾個考得不錯的就不來學校了,陸續出現的空位給留下來的同學們,更多添了許多惆悵的氣氛。書本一頁一頁的重重壓在我們的心上,家人也擔心著急得焦頭爛額。時間卻過得好慢好慢,同學的離開還能用分秒去計算,而不是用幾天幾個星期幾個月。

當時的我為此寫了一兩篇文章,大家都哭著看,哭著留言。我不覺得驕傲,不覺得這是一種成功的勳章,因為那是時間跟真實的感情與眼淚換來的。文字得證,我們的情感並不虛假。

雖然時光飛逝,一些小小的心事,在我心中還像顆未發芽的種子般,沉睡著,因為故事未完,卻也沒有下集待續了。

對我而言,那也有一些是遺憾,當放下某些矜持之後,才發現已經永遠失去這個人了。很好笑的是,我還一直把當時的通訊錄收藏著。當初所留的E-mail address僅僅願意回傳傳送失敗的訊息,手機號碼也只剩下陌生人的回應。曾經上課偷傳的紙條,你的笑臉,還在我腦海中發酵著。我想這大概是我最美的回憶了吧,會這麼說,直覺是因為這是一段從沒有公開的、淡淡的、卻很清楚的存在過的。我不冀望你知道我曾經找過你,或許你也傻傻地跟我做過同樣的事,不過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大家都在同一個世界裡,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日昇月落,不曾停歇與間斷。

還收到過同學的訊息。他說,我當時做給他的筆袋,他還在用著,想一想,那也都是幾年前的事了。

 

回憶,真好。我還有想念的感覺,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s 的頭像
Iris

If Love

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